bx7j| hh1n| l1fd| bxl3| bb31| 282a| n7lb| dv7p| oq0q| tx3d| n597| mwio| 755j| dft9| qwek| ugcc| is8w| bn53| 1lf7| 1jtz| 9t7j| 1xv7| 33hr| prnz| 7hrx| qiki| cwyo| sy20| m20g| mowk| mous| g2iq| jzlb| htdr| 3971| xp9z| x15h| djbf| z5p5| 91b3| xj9b| tvxl| i4ec| 9t1n| lrth| jlfj| jh71| h1tz| lr75| yg8m| nt57| pz5x| hvp9| qwek| vn39| 31vf| v3tt| hh5n| zj57| eusw| nxx7| tj9p| d1dz| bl51| n77t| j3zf| x9ll| 048u| t3b5| 0gs8| 9b35| 717f| 1r97| oisi| 7n5p| xbb3| d1dz| djbf| 79px| 10ps| 7jl9| 3flf| 95zl| dbp9| 775h| 97ht| f9l9| z9hn| zf1p| ntj5| m40c| 3tr9| pdrj| 79nd| xll5| hd5n| plrl| r3jh| dvt1| 1lbj|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极道妖怪少女 > -39- 找~到~你~们~啦~
    等走进这条巷弄的时候,伊邪女就感觉情况不对劲了。

    漆黑的巷子依然是那副摸样,但,总感觉和刚刚有一些不一样。

    更加重要的是,原本借着月光,伊邪女还能看到唐小糖在前面兴致勃勃的背影,但,等她踏入后,唐小糖的背影就忽然消失了,仿佛那一脚踏入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

    于是,这个古老而阴森的巷子里,忽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陪伴着她的,就只剩下惨白的月光。

    那只猫耳娘人呢?

    伊邪女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但,她忽然发现,自己身后的巷口变成了一面墙。

    来时的入口……

    不见了!

    只有苍白的墙壁,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堵在眼前。

    当然,如果换做一般人,遇到这么惊悚的情况,肯定会吓得忍不住撸一发压压惊。

    但,伊邪女就不会这样。

    她将灵气灌注在脚下,然后,沿着垂直的墙面开始奔跑起来,猩红的瞳孔内情绪很平静,就像一只冷静的黑蜘蛛。

    不过!

    很快!

    她就发现,随着她翻墙的举动,这面墙也开始无限的朝着上方伸延,显然是在某种意志作用下,翻不过去。

    既然翻不过去……

    那就拆了这面墙。

    想到这里,伊邪女像只灵巧的黑猫,从墙上翻身后跳,稳稳落地。接着,她手中杀生剑在前方空气中急速出刀,连续两刀“哈塞!!”,向前斩出了一个银色的“X”。

    虽然只是第一境后期的修为,但,她这两刀的杀伤力,就算第一境大圆满的修行者也必然要遭到重伤。

    被砍中的墙体波动起来。

    “X”形状的刀痕在波动中渐渐消失,白墙恢复如初。

    现在,伊邪女彻底明白了。

    这是一个提前布置好的阵法。

    有人在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这个阵法,就等着这一天,请君入瓮。

    只是,她不是很明白,这个“君”是谁,是自己……

    还是唐小糖?

    如果目的是自己,那么为什么那个布置阵法的人迟迟没有出现?

    ……

    另一条一模一样的巷弄中。

    唐小糖正在抄着她的猫舌,满眼红光,追着一群骷髅砍。

    对!

    就跟见到了一群会走路的咸鱼干的猫咪一样!

    嗨呀,可带劲啦。

    “挖槽你们别跑啊!别跑啊喵!”

    二十多个骷髅对于猫耳娘的叫喊一言不发,嘴巴里发出喀喀喀的声音,一个劲儿撒丫子跑。这里的巷弄似乎是一个首尾相连的圆,这群骷髅在这边已经被后面的猫娘抄家伙追了五分多钟了,依然没有跑到尽头。

    追了老半天。

    唐小糖也是懵了。

    卧槽!

    你们这些恶灵这么不要面子的吗!

    被一个小萝莉追着砍!

    丢不丢人啊?

    就不能回头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吗?

    大不了你们一起上嘛!

    我站着让你们包围也行啊。

    打法这么猥琐,还能不能让她好好搞事情了。

    而这条巷弄的一面墙壁后边……

    此刻,站着两个第二境修为的黑袍人。

    “鬼爪,这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一个黑袍人惊怒道,“为什么她会那么厉害?”

    “大哥,我也不清楚啊,根据我搜集到的情报,潮鸣宗压根儿就没有妖怪弟子啊!”叫做鬼爪的黑袍人都快哭了。

    本来,他们两个人为了铲除那个叛徒血脉的鬼娘,千辛万苦布置好了这么大的一个阵法,又在石湖镇上搞出一些惨案,试图把伊邪女骗出来,然后,再勾引到阵法里去。按照计划,成功是成功了,先进来的却是一只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猫娘。大哥和鬼爪看那只猫耳萝莉修为也就第一境中期,就没多在意,等她死阵法里头就可以了。

    谁知道……

    这猫娘居然强得诡异!

    这阵法的作用是防止逃跑,而阵法里面准备好的骷髅群,才是真正的杀手锏。一共三十多具骷髅,每一个的境界都是第一境大圆满,这种规模的骷髅群,别说第一境中期的猫娘以及第一境后期的鬼娘了,就算是这第二境修为的高手,也打不过啊!

    但……

    事实却是反过来的。

    先进来的是那只猫娘,鬼爪和大哥都以为这猫娘必死无疑了,等骷髅群收拾了那只猫娘,再去杀伊邪女也是一样的。

    谁知道,这猫娘看到一大群第一境大圆满的可怕骷髅,第一反应就是兴奋的抄家伙冲了过来,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样子。

    神经病啊这是!

    一开始!

    鬼爪和大哥还以为这猫耳娘脑子秀逗了。

    傻逼么,看到三十个实力碾压你的骷髅怪物,谁他吗主动冲上去。

    这么头铁的噢?

    来来来,那我给你脑袋上加个BUFF!

    然后他们就发现,这猫耳萝莉跟开了挂一样,拆骷髅,一拆一个准,几秒钟时间就唰唰唰拆了六七具骷髅,而骷髅群的攻击,全部被她完美躲掉了。

    从头到尾,骷髅军团根本摸不到人家一根毛,全程被吊打!

    我去!

    这特么是哪儿来的大佬!

    ……

    忽然,两个黑袍人听到墙壁另一边传来了疑惑的嘀咕。

    “咦?这里刚刚好像有人说话?”

    听到这很软萌的嗓音。

    两个黑袍人瞬间沉默了。

    鬼爪递给大哥一个“卧槽这小丫头太猖狂了不过是第一境中期居然也敢这么嚣张大哥咱们这不冲出去干她吗”的眼神。

    大哥还给了鬼爪一个“你自己上吧我看好你哦”的眼神。

    鬼爪:“……”

    算了!

    作为一个机智的魔狱组织成员,鬼爪很清楚,该怂的时候千万不能头铁。

    猥琐发育,别浪!

    这猫耳娘看起来只有第一境中期的修为,但是一个分分钟能秒杀第一境大圆满的第一境中期,那还能叫第一境中期吗?

    无论鬼爪还是大哥,都是以支配亡灵作为主要战斗手段的邪道术修,连自己操纵的骷髅大军都被这小姑娘追着一顿乱砍,这还打李奶奶啊!尤其是最开始,那只猫耳娘娇喝一声“咸鱼突刺”,然后孤身一萝,像炮弹一样扎入骷髅群中,横冲直撞,乒乒乓乓撞飞了一群骷髅,前边一排骷髅刚刚从天上落下来,后边一排骷髅就跟着飞了起来,画面那叫一个和谐,老震撼了。

    估计他们自己亲自对阵,下场也好不了多少。

    只不过……

    作为魔狱的高手,他们的心情自然是很憋屈的。

    恐怖惊悚的气氛,是他们自个儿营造出来的。

    狰狞可怖的亡灵,是他们自己召唤出来的。

    但,真正享受到这种心惊肉跳感觉的,居然是他们自己。

    操!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呀。

    然而……

    就在他们大气不敢出,站在墙角下一动不动,跟被罚站的小学生一样的时候。

    他们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

    一张鬼魅般的脸孔。

    从他们的眼皮上方,倒悬着,伸了下来,就像恐怖故事里,那些窗外慢慢爬出的恶鬼一样。

    看着这惊恐的一幕……

    两个黑袍人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了。

    同时,半个身子趴在围墙上的唐小糖,也是看着他们,一字一顿道:

    “找~到~你~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