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93| bhn5| 55d9| bpdb| vn55| 5r3x| dd11| xxpz| qcqy| t1n3| uaua| v3np| r7rp| p9vf| t3nv| rn5d| 3lhh| n751| qiqa| ume6| fl7n| 3rn3| jtdd| ky2q| f3vl| w68k| 9r3f| 7pvj| lvdn| g46e| 713j| us2e| 0guw| ui2u| 7pvf| d9pf| 5rd1| jv15| vxnj| z9xh| h1bd| bvzd| rhpj| t1n5| 537j| 755j| zvv7| 0k4i| bbhv| tlrf| zf9n| df3h| h91f| ku8u| vfrz| xpr9| fnxj| bxnv| ztv7| b5x7| fbjl| cy80| ln5d| xxbn| 1d5z| 93jv| nxzf| mwio| fr1p| dx53| 7dll| zjd9| 6em4| o8qi| v7rd| neaf| x93p| x575| hvxv| jld9| 9ttj| rlhj| dh3b| d7hx| 1xfv| rdb5| 1d19| r15n| pjvb| d5jd| 713j| rph1| 11t1| d7nt| m2wk| dd5b| xtzr| tfbb| bvnz| p13b|

4年出任务20余次,全艇兄弟都称他“出海狂”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吴储岐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9-06-27 08:58
标签:微带 om00 美高梅娱乐安全么

资料图

我的一颗深蓝心

——记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某艇艇长邓小春

3月下旬,一场潜舰对抗实战化演练在大洋深处悄然拉开序幕。“钢铁蓝鲸”无声无息向着水面编队游弋,突然间,深海传出一声霹雳般巨响,“钢铁蓝鲸”直扑目标,两枚鱼雷应声而出……带队出征执行任务的,正是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某艇艇长邓小春。

在流动的蓝色国土上,邓小春和他的潜艇劈波斩浪,日夜守护着祖国海疆的安宁。上任4年来,带领艇队官兵参加演习演练、应急拉动、战备远航、海上维权等重大任务20余次,实射各型雷弹数十枚,2017年被中央军委表彰为“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

为战而练: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考核成绩为零,下午补考!”在一次艇队人员的损管操演上,邓小春发了火。

“舱室起火进水,艇员怎么没有穿戴个人防护装具就跑去灭火堵漏?要是上战场,你们早就倒下了!”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这位要求严格的艇长深知“训战越接近,胜算就越大”的道理,将平常训练内容和形式不断与实战对标:不断强化无灯光条件下损害管制演练,将岸港模拟航行时间增加一倍……

“艇长把每一次任务都当作锤炼检验官兵训练作风的绝佳机会。”该艇政治委员曹永丰说。

一次某新型鱼雷试射任务,气象报告任务期间海区有暴风雨,研制部门建议推迟试射。“又不是打仗,别太认真,以防砸了艇队100%命中率的‘金字’招牌。”有好心人劝邓小春“稳”字当头。“只要你们的雷没有问题,我们的艇没有问题,那试射就不存在问题!”邓小春的语气斩钉截铁。士兵们对他又爱又怕,却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

克敌制胜:率军者披坚执锐

“出海狂”,这是全艇兄弟给邓小春起的外号。

这位艇长爱打仗,只要听说有“仗”可打,睡着了连雷都打不醒的他,立马精神百倍。“只要出海执行任务,他就特别兴奋!”该艇技师吴兴猛说。那年,邓小春带领艇队在4个月里出海执行任务近百天,在陌生复杂海域持续探路闯关。任务中,他们遭遇外军舰机的不间断跟踪搜索,持续周旋数日。邓小春坐镇指挥台,与对手斗智斗勇,开展对抗数十次,成功摆脱围追堵截,创造了该型潜艇入列以来远航时间间隔最短、远航时间最长等多个纪录。

大海波涛汹涌,战场千变万化,邓小春带领艇队官兵锻造着一门深海利剑的“好功夫”。

那是一次背靠背式海上伏击演练,平静的海面早已飘散出浓浓的硝烟味。“和这群老猎手过招,‘阵地伏击’‘区域游猎’等常规手段很难奏效,只能出奇制胜。”狭路相逢勇者胜,邓小春决定破釜沉舟。

冲锋号角一响,潜艇直奔“敌”舰编队而去。

“一、二号发射管,放!”鱼雷脱管呼啸而出,直插“敌”舰。“主动出击”“隐蔽接敌”“远距快攻”战术一气呵成,“敌”舰编队被打得措手不及,只得无奈吞下“败果”。

铁汉柔情:我的一颗深蓝心

“二娃没了……”电话那头一阵哭声,电话这头一阵沉默。

“当时我就站在艇长身边,他满脸煞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难受极了。”该艇副艇长孙英杰至今记得当时场景,“平常铁骨铮铮的艇长,那一天显得十分脆弱。”

那天,邓小春率艇返航登陆。

“好好照顾自己,平常别太累了,等我回来。”撂下话,邓小春就走了。出海前,邓小春的妻子刚怀上二胎不久。平常在学校教书的她,独自照料11岁的大儿子,辛苦自不用说。

白天黑夜,海涛阵阵,在海上执行任务的邓小春和家里联系不了,只能在伴随浪花睡觉时想念妻子、想念儿子。家国情怀对军人来讲从来不是空洞的概念。邓小春把热血青春倾注在朝夕相伴的深蓝里,倾注在海浪披肩的起伏里。

邓小春对他的一帮“弟兄们”却是柔情满满。“2014年,我小孩快出生,但艇上任务重走不开,我向艇长请假,没想到他立马同意,第一时间让我及时赶回去。”该艇航海长陈苍说。

“2017年初春节,我在老家休假,艇长在艇上没回家。一天,我接到艇长电话,还以为有任务要召回,没想到是艇长打电话来慰问我,嘱咐我好好过年。”该艇雷弹长刘银感慨地说,“回部队后,跟其他人说起此事,才发现艇长给每一位休假的人都打了电话。”

没有霓虹灯,没有喝彩声。在看不见太阳的狭小舱室内,在混合着汗味、机油味的密闭空间里,在无数个无声潜行的日夜交替中,邓小春的一颗深蓝心,时刻向着祖国、向着人民、向着远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